新砦遗址的意义

个人博客 249 0

新砦遗址的意义

正在进行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认为,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砦遗址,极有可能是中国考古界苦苦寻找多年的夏代开国之君夏启的都城。夏启结束了尧舜禹时代盛行的“禅让”制度,是传子制度的开创者,从某种意义上讲夏启是真正的夏王朝开国之君。夏启之居的初步勘定,不仅是探索早期夏文化的一项重大发现和突破,对于探索中国早期国家起源即中华文明的形成同样具有重大意义。

寻找古代文献上记载的“黄台之丘”附近的“夏启之居”,曾是一代又一代致力于探索夏文明的考古人追索的迷题。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著名古文字学家丁山提出,夏启之居在今新郑市与新密市之间,“黄台之丘”即为黄台冈,黄台冈不远有“夏启之居”。

2001年10月,国家“十五”计划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启动后,考古工作者将寻找夏代早期文明的目光锁定在了新砦遗址,为期两年的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丰硕成果,这是一座面积约100万平方米、拥有内外三重城壕和大型建筑的夏代早期大型城址。城址内部不仅发现宗庙性质的大型建筑,还发现有加工骨器的手工作坊区,出土的遗物不仅数量众多,做工精美,而且规格很高,反映出新砦城的都邑性质。

经2005年中国考古学院最新碳14测定,新砦遗址始建年代不早于公元前1900年,下限不晚于前1700年,处于夏王朝统治时期。(2008年则认为参考时代为公元前2050~前1750年。)夏代早期城址内就修筑有具有防御功能的内外三重城壕,这一重大发现打破了多年来众多夏文化遗存不曾发现城墙的沉寂局面。对于重新认识夏文化早期的聚落形态、确定夏文化的上限、探索夏文明的诞生等一系列重大学术问题均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关于夏启出生和活动的地方,史籍多有记载,前人也早做过详细的考证。专家认为,新砦遗址的位置完全符合《水经注》所云夏启之居的地望,城址的始建年代落入夏代早期年代范围之内,遗物的规格说明它本身具有王都的性质。结合其年代及相关历史文献记载,专家们认定这座都邑城址很可能是黄台之丘附近的夏启之居,即夏启的都城。

新砦遗址是原始社会末期十分典型的民族聚落中心,在龙山时代和夏文化之间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在考古学上称为“新砦期”。这一考古学上的文化分期得名于新砦城址,它位于河南省新密市东南18.6公里的刘寨镇新砦村,包括今梁家台、苏沟、东湾和煤土沟共4个自然村的大部分区域,是嵩山周围大型史前聚落之一。

“新砦类遗存”集中见于今郑州地区,北不过黄河,南不过禹州。

作为“中华文明探源预研究”首批启动的重点田野考古项目,为期2年的新砦遗址考古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初步确定新砦遗址是一处设有外壕、城墙和内壕共三重防御设施、中心区建有大型建筑的大型城址,整个城址总面积逾100万平方米,它是夏代考古的又一重大突破。

新砦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批重点六大都邑之一。

“新砦期文化”是龙山文化和二里头文化过渡时期的一座城邑(一说为早期夏文化,比著名的二里头文化还要早)。新砦遗址发现的“三叠层”,即下层为龙山文化层,中层为新砦期文化层,上层为二里头早期文化层,证明了龙山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确实存在新砦期,填补了龙山文化晚期与二里头文化早期缺环的空白。新砦城址的发现,对于探索早期夏都、对于判定古城寨城址和二里头遗址的年代与性质、对于研究夏代都城和夏王朝的诞生以及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问题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正在进行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取得一项重要成果: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砦遗址,极有可能是中国考古界苦苦寻找多年的夏代开国之君夏启的都城。

标签: 考古遗址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