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汶口遗址- 菏泽首次发掘,唤醒千年记忆

个人博客 226 0

继定陶十里铺北遗址入围“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三年后,定陶这片古老的土地再次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目光。在“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中,定陶区仿山镇何楼村新石器时代遗址入围34项初评候选项目。

大汶口遗址- 菏泽首次发掘,唤醒千年记忆 第1张

2019年1月23日,记者来到鲁西南地区发现最早的古人类文化遗存——定陶何楼新石器时代遗址探访。

两次发掘,发现五层文化层遗存堆积

在定陶区何楼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现场可以看到,遗址周围多是裸露或长满杂草的土地,遗址南边有一排刚建好的别墅。遗址发掘现场的多个探方经过保护后已被回填,阶梯状的探沟向世人还原了探方内颇有层次感的立体刨面,极具层次感。考古专家在墙面上用字母和数字作了不同的标识,依稀可以辨认H171、H113等字样。仔细观察探沟的四壁,深浅不一的颜色在各个文化层上清晰可辨。

遗址现场有六七个大小不同的探方,大的长宽约有3米,小的也有2米左右,多为方形探方。在探方周围仍有部分残余瓦片,探方内部存有碧绿色的积水。由于气温较低,水面上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

大汶口遗址- 菏泽首次发掘,唤醒千年记忆 第2张

何楼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定陶区仿山镇何楼村南500米,西距人民路约900米,南距定陶区约6公里,北距菏泽市中心约20公里。2017年春季,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定陶文物局、首都师范大学联合在遗址现场开出一条探沟,并进行勘探,初步了解了遗址的分布范围及文化内涵。

2018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首都师范大学、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5—7月和10—11月先后两次对遗址进行科学发掘,600平方米左右的土地上,已经发掘出27个探方。遗址分布有五层文化层遗存堆积,早期的新石器时代、汉代、金元和明清时代遗存都有发现。

大汶口遗址- 菏泽首次发掘,唤醒千年记忆 第3张

何楼新石器时代遗址是鲁西、鲁西南地区发现最早的古人类文化遗存,现遗址南北长90米,东西40米,总面积3600平方米。地势平坦,保存基本完好。遗址包含龙山、岳石、商代、周等几个时期的文化遗存,文化内涵较丰富。众多遗存的发现对研究当地的历史演变具有重要意义。

出土器物丰富,具有重要考古意义

何楼遗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被发现,2013年9月菏泽坤和木业建水池在此发现古墓葬,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定陶文物管理所在清理的汉墓填土中发现北辛晚期——大汶口早期阶段的陶片,遂认识到该遗址的重要性。2016年冬季,定陶文物局委托菏泽市考古所对坤和木业厂房区进行勘探,大致了解了厂区内遗址占压情况。

该遗址底层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主要为大汶口文化早期遗存,尽管被晚期遗存破坏得十分严重,从陶器、石器和骨角器等出土器物来看,也显示了当时较高的制作工艺。

“出土的陶器主要是生活用器,以泥质红陶为主,另有一定量的泥质灰陶,夹砂(夹蚌)红褐陶、夹蚌灰陶和泥质黑陶。制法以泥条盘筑法为主,有些器物有轮修痕迹。大部分器物的质地较硬,制作精美,显示了较高的制作工艺。”参与此次考古发掘的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王涛介绍,此外还出土了作为生产工具的磨制石器和骨角器,其中石铲器形硕大、打磨精细,十分难得。

从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来分析,何楼遗址的大汶口文化早期遗存十分丰富。“既有大汶口文化的典型特征,应属于大汶口文化的范畴;但部分陶器如红顶钵、大口缸等形体特征又与濮阳西水坡遗址后岗一期仰韶文化遗存十分相似。”王涛介绍道。

这也是在菏泽首次科学发掘的大汶口早期文化遗存,对于建立和完善这一地区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和编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制作精良的器物遗存的发现为研究鲁西南地区手工业考古提供重要资料,也将为了解和复原古代制陶工艺和骨器加工技术提供科学证据。

何楼遗址发现的汉代遗址均为墓葬,共发现60余座。墓葬分布密集,但呈现出不同的特征。这些墓葬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迁葬墓,墓内人骨和随葬品基本不见,且大多数墓葬的封土和墓室也已经被破坏;另一类是一次葬,墓葬保存较好。”王涛说,墓葬中还出土有青铜器、铁器、银器和陶器等随葬品。

这么有价值的考古发现!

厉害啦,大定陶!

不愧为“天下之中”!

标签: 考古遗址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