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子山遗址- 古祭台解密

个人博客 184 2

羊子山遗址- 古祭台解密 第1张

解码羊子山文化遗产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灿烂辉煌。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是当代中国发展的突出优势,对延续和发展中华文明、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发挥着重要作用。

历经千年沉淀、凝聚、升华的天府文化,是历史成都的精髓,是当代成都的灵魂,是未来成都的旗帜,更是建设现代化新天府的丰厚滋养和创造源泉。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成都市成华区境内发现的羊子山祭祀台,是古蜀王国最重要的政治地标性建筑,是全国发现的同时期最大的祭台。作为古蜀文明之源的羊子山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羊子山文化,聚焦天府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高标准打造天府文化标志和品牌,高质量发展文创街区和文创小镇,对于带动成都乃至四川省文化事业与经济的繁荣发展,促进成都市加快建设领先全国、辐射全省的西部文创中心和有世界影响力的历史文化名城与旅游名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期,小编带领众看官走近羊子山,揭开其神秘面纱,感受这惊艳了时光的羊子山文化的独特神韵。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灿烂辉煌。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是当代中国发展的突出优势,对延续和发展中华文明、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发挥着重要作用。

历经千年沉淀、凝聚、升华的天府文化,是历史成都的精髓,是当代成都的灵魂,是未来成都的旗帜,更是建设现代化新天府的丰厚滋养和创造源泉。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成都市成华区境内发现的羊子山祭祀台,是古蜀王国最重要的政治地标性建筑,是全国发现的同时期最大的祭台。作为古蜀文明之源的羊子山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羊子山文化,聚焦天府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高标准打造天府文化标志和品牌,高质量发展文创街区和文创小镇,对于带动成都乃至四川省文化事业与经济的繁荣发展,促进成都市加快建设领先全国、辐射全省的西部文创中心和有世界影响力的历史文化名城与旅游名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期,带领众看官走近羊子山,揭开其神秘面纱,感受这惊艳了时光的羊子山文化的独特神韵。

羊子山寻迹

成都出北门穿过古老的驷马桥,在今青龙场与将军碑之间,曾有一高10余米宽100余米的土丘(其时,人们还未意识到这就是古蜀文明之源——羊子山祭祀土台),是农民牧羊的地方,故世世代代称其为羊子山。上世纪50年代,国家大兴土木建设,对文物古迹保护意识不强,当地农民取土烧砖,到50年代末,羊子山已被挖平,土台不复存焉!但“羊子山”这个名字却存续了下来,人们在遗址旧址上,修建了羊子山汽修厂,并盖成仓库。羊子山文化,被静静地闭封在时光的尘埃里。羊子山古祭台—古蜀文明之源

1953年,国家修筑宝成铁路时,羊子山祭祀台遗址被发现。经当时考古发掘证实,这座土台有规则夯层,用了130多万块半米左右见方的泥砖垒砌而成。土台方位为北偏西54度,回字形三级四方形,每边据遗址推测约在103.6米左右,层层上收。每级高4米,则土台总高12米。每级有登台土阶,用泥草制作而成的土砖修建,再以土夯实。其表层为明代墓葬,往下是宋代、唐代、晋代、及至汉代和战国的墓穴,最底层即是土台遗址,真是一座历经千万年的古人历史博物馆。在一马平川的川西坝子,隆起这样的土台,显得十分壮观。

多数专家、学者考证后认为,羊子山土台严格定义应叫“祭台”,修建年代约在商代晚期,距今约3000年,其性质是宗教祭坛,是古蜀国人民与神灵沟通的媒介。这是整个成都地区,甚至整个四川省迄今为止,发现的同时期唯一的一座地面建筑,也是全国发现的同时期祭坛中最大一个。按其规模和工程量,它不可能是一般小部落遗址,它应是蜀中国家级的“祭台”。它反映了3000年左右古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宗教、信仰以及社会生活历史变迁等内容。  

1956年,考古工作者在羊子山遗址台基下又发掘出了5件打制石器。打制石器是旧石器时代(公元前250万年—公元前1万年)晚期的实物,这可以把成都先民在这里生活的时间至少推算到公元前1万年,比宝墩、三星堆、金沙还要早。这是古蜀祖先1万年前就在成都生活的最早的唯一的证据,也就是说羊子山祭台是成都古蜀最早的遗迹。随后,考古人员在打制石器底层与台基之间,又发现了一个古蜀石器文化层,其时代相当于商代中期,距今3300年左右。该文化层的出土器物,为探索古蜀国的奥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历史学家冯汉骥在《西南古代的奴隶王国》一文中说:“以羊子山的土台而言,是属于蜀人较晚期的遗迹,其时代在春秋战国之际”。可见,四川古文化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相当发达。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先生,1993年在《四川文物》一月号上撰文说:羊子山土台性质,原报告推测:“是观望,或为集会,祭典之所”。四川考古界泰斗林向先生则明确指出,它应是宗教祭祀性质的建筑,“可能之为祭坛”,是古蜀国用于宗教祭典的场所。古祭祀    

据詹鄞鑫、徐莉莉两位专家学者于1990年所著的《神秘龙的国度——华夏文明面面观》一书表述:祭祀是一种通过礼物贿赂,向神灵求福消灾的宗教仪式。原始时代,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水平都很低下,处于幼稚,很自然地想象世界上任何实物和现象都是由它们自身所具有的意志来控制的,于是产生了万物有灵的观念。由于梦的幻觉,又很自然地认为,人也具有可以离开躯体而存在的灵魂。各种神灵不仅支配它们自己的运动,而且还支配人类的福祸。于是,人们为了本身的生存,便把本来只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求索关系推广到人与神之间。人们按人类的欲望向神灵献食献礼,并祈求有关神灵按人的需要安排自然现象的发生,或祈求祖先的鬼魂在暗中助佑氏族子孙。这样,原始的祭祀活动便产生了。

原始的祭祀比较简单,也比较野蛮。人们用竹木或泥土塑造简单的神灵偶象,或在石岩上画出日月星辰野兽等神灵形象,作为崇拜对象的附体。然后,在偶象面前陈列献给神灵的食物和其它礼物,祭祀者对着神灵唱歌(或嚎叫呐喊)、跳舞,并由主持者祈祷求福。进入文明阶段以后,随着物质生产的日益丰富和政治斗争的需要,祭祀礼节越来越复杂,祭品也越来丰盛讲究;偶象越做越高大华丽,并陈列在专门建造的庙宇中,其中许多作品还成为后代的珍贵艺术品。重大的祭祀,不再有原始祭祀者的淳朴的歌唱舞蹈,而代之以专门训练过的歌舞乐队。自然,杀人祭祀的野蛮风气也逐渐被禁止消失。

在古代,祭祀代表神权,它与王权往往统一。羊子山祭祀台是古代帝王得民心得天下不可或缺的重要建筑,是奴隶主贵族作祭祀、饮宴或观象之用。它的存在证明了当时成都已经是一处宗教祭祀中心,是一座具有政治功能的文明古都,同时也是古蜀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传承古蜀文明,发展天府文化  历经千年沉淀、凝聚、升华的天府文化,是历史成都的精髓、是当代成都的灵魂、是未来成都的旗帜,是建设现代化新天府的丰厚滋养和创造源泉。

羊子山文化作为古蜀文明之源,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

围绕成都确立的传承巴蜀文明、发展天府文化,大力实施文旅融合发展和“三城三都”战略部署,进一步做好全面、深度研究羊子山文化遗产的传承弘扬与创新发展,深入解析其独特魅力与现实价值,四川省经济文化协会在前期组织专家、学者实地调研的基础上,专门成立了羊子山文化研究发展工作委员会。同时,正在积极准备,将羊子山文化研究课题向四川省社科联申报为四川省2019年度社科规划项目。

工作委员会组建了由巴蜀文化首席专家谭继和担纲的历史、文化、建筑、规划设计专家组,旨在通过研究羊子山文化,探源天府文化,寻根古蜀文明,发掘成都历史文化底蕴,寻求区域文化创新创造,助推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工作委员会将紧紧围绕古蜀文明与羊子山文化的关系、羊子山文化历史资源的保护和利用、羊子山文化的创新转化与创造发展等展开工作。将以文化为魂,站在国家的高度、世界的高度,对羊子山文化的历史文脉资源进行系统的梳理和整理,把羊子山文化传承好,发展好,传播好,使之成为推动成都城市能级提升,开启成都千年新变的新引擎。    

标签: 考古遗址

发表评论 (已有2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3-10-09 11:25:42

你好,可以联系吗?

2023-10-09 11:26:03

你好,可以联系吗?